马铃薯远销全国各地 威宁农民 薯·生活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市场研究 >
马铃薯远销全国各地 威宁农民 薯·生活
* 来源 :http://www.theruchipeori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03 01:52
  威宁农民种马铃薯不再是为填饱肚子,如今,马铃薯远销全国各地,换回其他各类商品和消费—   威宁是个好地方   网络上有曲山歌《威宁是个好地方》,人气很高。事实上,威宁也真是个好地方。虽说是高原,却是高原上的“平原”,境内土地平坦肥沃,物产丰富。   威宁是马铃薯种植大县,被誉为“中国南方马铃薯之乡”,种植马铃薯已有数百年历史。   8月底的贵阳,最高气温一直在30℃左右徘徊,而威宁,最高气温在22℃上下,凉爽怡人。   来到威宁,漫山遍野的马铃薯映入眼帘,马铃薯已叶黄茎枯,静如处子,等待收获。餐桌上,更是少不了“马铃薯”,煎、炒、炸……花样繁多,让人百吃不厌。   在雪山镇马铃薯种销合作社理事长管绍刚的示范地,记者看到他种植的新品种“滇玉6号”,个体大的,超过1公斤。他预计,今年滇玉6号最高亩产量可达5000公斤左右,平均产量3000公斤以上。也是这块土地,以前用老品种、老办法种植,马铃薯的亩产量仅是500至1000公斤。好品种、肥料足、种植技术过硬,使得亩产量大幅度提高。   9月初,威宁马铃薯开始大量上市,马铃薯的销售旺季来了。   雪山镇是马铃薯种植大镇,今年的种植面积16.2万亩,镇里的干部说,以每亩产量2吨、每公斤价格1元的保守估算,全镇马铃薯的产值超过3亿元。   在这个3000多人的小镇上,开门面经营马铃薯生意的有70多家。马铃薯产业的发展,促进当地商业兴旺,小镇上电器、粮油、家具、五金等商铺林立。   据估算,威宁农民的人均纯收入中,来自马铃薯产业的要占3成以上。现在,农户种植马铃薯,不再仅为填饱肚子、用作饲料,还是作为一种商品,通过种植马铃薯,出售马铃薯,换回了票子,盖起了新房,购买了家电、农用汽车、摩托车等农用机械,让孩子接受更多更好的教育……当地农民的日常生活,浸润在马铃薯产业中。   上篇:日子啷个过   吃饭   以前,威宁人的早、中、晚餐,几乎清一色的是马铃薯;现在,吃米饭的慢慢多了起来。雪山镇马铃薯种销专业合作社管绍刚算的账,提供了一个了解这种变化所以会产生的“经济视角”。   上世纪80年代末,马铃薯每公斤0.16元左右,成人一餐要吃一公斤马铃薯,连同柴火钱,吃一餐马铃薯,成本0.2元左右。管绍刚特意说明,吃马铃薯,不用菜。   而成人吃一餐米饭,大概要半斤米,当时每公斤米价1.2元左右,加上菜,一个人一顿饭的成本起码在0.5元以上。管绍刚再次特意说明,吃米饭是必须要菜的。   “两相比较,当然是吃马铃薯‘划得来’。”管绍刚说。   而近年,当地马铃薯每公斤价2.0元左右,也就是,吃一顿马铃薯,成本在2.0元以上,而大米的价格,每公斤在5元左右,贵州本地米的价更低一些,半斤大米的价钱,也就是1.3元左右,加上蔬菜,一个人吃顿米饭,也是2.0元多一点。“成本与马铃薯不相上下,而且就着菜吃米饭当然安逸得多,所以吃米饭的人越来越多了。”管绍刚说。   管绍刚的这种算账法,有点意思。人们餐餐吃饭,还很少有人对吃饭的经济账算得这么细致。   “算账很重要,你看,我们农民又勤劳又吃得苦,可就是不富裕,很大一个原因,就是不会算账。”管绍刚说。   现在,当地的农民还是难以有管绍刚这样算账的本事,但农民通过“马铃薯运出去,大米进山来”,米饭已成了雪山村农民的主食。这里有首民谣:“雪山灼甫龙街子,马铃薯荞麦过日子。要吃包谷饭,除非婆娘坐月子;要吃大米饭,除非二辈子。”以现在村民们的日常生活看,这首民谣所描绘的场景,已很不合时宜了。   读书   去年,马铃薯市场行情好,种植户普遍挣了较多的钱。管绍亮种植20亩,纯收入6万多元,销售了上1000吨马铃薯,赢利2万元左右,再加上畜牧业的收入,年收入不下10万元。而平常年景,他家的收入也有6万元左右。   一家人常年最大的花费,是两个孩子的教育经费。   管绍亮有两个孩子,大的在县城上高中,小的在县城读初中。两个孩子吃住都在学校,一年的花费要2万多元,占了他家年均收入的3成以上。   “我们小时候家里孩子多,大人受罪,小孩受穷,现在要让孩子多读点书,以后能适应社会发展。”管绍亮说,“靠养儿防老,现在已越来越不现实,自己年轻时多赚点养老钱,年龄超过60岁,国家再给点养老金。这是最现实的。”   雪山镇凉山村的苏建军,搬到镇里做马铃薯生意已4年多了。靠着种植和销售马铃薯,苏建军在镇里建200多平方米的门面房。他家有4个孩子,全部都上学。苏建军的妻子不仅要经营门面上的生意,家里种植着10多亩马铃薯,劳力紧缺,但他们坚持“要让孩子多读点书。”   雪山村的苏仕成,以前参与打架斗殴,在镇里小有“名气”。经营马铃薯生意后,苏仕成像变了一个人,变成了一个很和气的人,他觉得“自己没有文化,出门很不方便,很多事情吃不消了。”因此,他鼓励孩子们好好读书,“只要他们愿意读,考得上,上到哪儿都供。”   威宁人口多,当地农民的文化水平普遍偏低,这是制约当地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。现在,农民们有能力,也舍得对孩子的教育加大投入,让人看到正在孕育中的更大嬗变。   安全   苏仕成,年近50,因在家排行第七,人称“苏老七”。长得人高马大,皮肤黝黑,声若洪钟,曾经是街上的“老大”,颇有“名气”。而现在他的马铃薯生意做得有声有色,已在镇里建起了两栋楼房。   “以前我们这儿治安有点乱,打架斗殴比较常见,开门面的,天一黑就关门了。”苏老七说。   随着马铃薯产业的增大,雪山镇从事马铃薯产业的人越来越多,人们的钱包也越来越鼓。仓廪实而知礼节,现在镇里的社会治安得到改善,老百姓感觉安全了许多。   16岁的陈英是个在校学生,趁着没开学,她来马铃薯经纪人管绍光家帮着打包,赚点零用钱。   “装一袋多少钱?你一天能装多少包?”记者问。   “装一包1块钱,我昨天装了56包,赚了56块钱。”陈英有点害羞地说。   “你赚的钱用来做什么?”   “都交给父母。”她说。记者看到,现场好几个和陈英年龄差不多的孩子,都在打工赚点零用钱。   在这个居住人口只有3000多人的小镇上,除马铃薯经纪人外,为马铃薯交易上下车、分装、打包的临时工,每天有数十甚至上百人,他们多来自附近的乡镇,每人每天平均收入有80元左右。   “现在,这里的社会治安好多了,多晚关门都没事。”苏老七说。   中篇:事情咋个办   闯市场   50岁出头的管绍刚,高高的个子,黝黑的脸膛透着“高原红”,说起话来,思路清晰,反应快。他靠着贩卖马铃薯,成就了千万财富。   1987年,管绍刚拿出全部积蓄——1100元,再连赊带欠,贩运了一车马铃薯到贵阳批发,“第一桶金”赚了100多元。当时,他在乡财政所工作,月收入40多元。此后,管绍刚“不务正业”的时间越来越多,乡里马铃薯的名气和销路也日益见长。   当时,雪山镇的马铃薯每公斤0.16元左右,还不太好销,老百姓除了把马铃薯当主食,就是用作喂养牲畜的饲料。   在管绍刚“示范”下,“倒腾”马铃薯的人越来越多,雪山镇马铃薯的销路也越来越广,种植面积不断增加。   管绍刚在外地看到好品种,就带回来试种,效果好,又推荐给附近农户种植。   “新品种有风险,农民亏不起,一定得通过试种,把稳了,才能让农民种植。”管绍刚说。每年,他都要在自己流转的2000亩土地上,安排数百亩示范地,试验新品种、琢磨种植经验。周边的不少农户都参与到管绍刚的“科研工作”,也亲眼看到技术突破带来的效益,所以管绍刚的技术总是扩散得很快。   去年,管绍刚花40万元,从云南买了20吨“滇芋6号”新品原种,除自己试种外,还分一些原种给敢于“尝新”的种植大户以及村干部。通过试验,叫好声一片。“要提高马铃薯的产量产值,种薯很关键。”管绍刚说。   雪山镇马铃薯种销专业合作社,是管绍刚2007年发起成立的,目前有会员72名,种植会员27名、销售会员45名。因为有合作社支撑,销售畅通,雪山镇每公斤马铃薯的收购价,比县内其他地方高出0.02元以上,邻近雪山镇的农民也舍近求远,到雪山镇交易。   去年,管绍刚的合作社销售马铃薯15万吨,业务服务的范围覆盖了2万多户乡邻。靠马铃薯发家的管绍刚,资助过多名家庭贫困学生上学,最近他又出资4万多元,为乡亲们建了一个简易篮球场,看到孩子们在只安了一个篮板的球坝上玩得欢,他说要尽快把另一个篮板安上。   重交流   管绍亮,40岁,雪山村团杆组村民,从小吃着马铃薯长大,并跟着长辈学着种植马铃薯。这些年,马铃薯的产量不断提高,市场上也卖得起价,使家庭经济状况明显改善。记者到他家时,他正忙着建新房。他在以前的平房旁,又加盖了一栋“小别墅”。他平时出门有摩托,运货有农运车,在雪山镇马铃薯交易市场还有门面,家里水、路、电全通,生活得很滋润。   离他家不远处,堆着一堆黑黑乎乎的东西,他解释,那是粉碎的松球,和农家肥拌在一起,用于种植马铃薯施底肥,效果很好,不用施尿素,马铃薯苗也长得翠绿,结出的马铃薯个大,表面又光滑,但个中的技术原因他也不清楚。这一套施肥技术,是从他堂哥管绍刚那儿学到的。“我们全靠他带动。”他指着管绍刚说。   管绍亮的种植经验还有不少。密植、底肥、施肥比例等技术词汇,流畅地从他嘴里说了出来。“氮、磷、钾肥的用量,以15:15:15的比例,种植效果最佳,施用尿素,对马铃薯的增产没有帮助,降雨量大时,还有反作用。”管绍亮说,“现在乡亲们种植马铃薯,都是一次性施足底肥,不用尿素,这样节约种植成本,产量高,省劳力。”   记者在雪山村看到,乡亲们家家户户猪牛满圈。管绍亮说,其实乡亲们养猪养牛,平常并不赚钱,碰到市场低谷,还要亏本,但搞养殖才有农家肥,才能保证土地的“营养”,他家一年农家肥用量不下20吨,都靠养牲畜而来,高质量的农家肥,是想买都买不到的。   管绍亮的这些种植经验,有的是直接从管绍刚那儿学来的,有的则是从晚上的“业务交流会”中学到的。   这里的村民茶余饭后,除了看电视,还常聚集在某个农户家,谈家常、交流种植经、生意经。管绍亮说,这其实是种很管用的“业务交流会”,在这样交流中,不经意间,村民长了见识,学到种植技术,获得了销售经验。   谋合作   8月底,威宁马铃薯即将大量上市,管绍光等收购商又开始忙碌了。   管绍光和其他很多马铃薯经纪人一样,家里既要种植10多亩马铃薯,还要养殖家畜,还要做马铃薯生意。马铃薯生意的旺季,要验货、过称、打包、装车、结账,常常全家人齐上阵还忙不过来。今年,管绍光等4户经营户萌生了合作想法,大家一拍即合,共同投入70万元,合伙经营,进货、过称、打包、装车,各管一口,整个俨然构建出了一条生意的“流水线”,效率高多了。管绍光说,合作后,家属可以“解放”出来打理家务,管管孩子,轻松多了,钱也没少赚。   讲诚信   雪山镇街上,70多户开门面做马铃薯生意。收购旺季,街上车来车往,收购者忙忙碌碌,却难见到他们和客户谈生意的热闹场面。一打听才知道,他们和老客户交易,是通过电话或网络,谈妥品种、数量、规格、价钱,对方通过银行转账或网上转账,生意就完成了,有的甚至卖完了再付款,客户根本不用到现场。   经纪人苏建军说,雪山镇的马铃薯经纪人经营理念好,经营素质高,对市场价格和行情了如指掌,因为经营户多,竞争大,利润看得薄,而因为马铃薯是俏货,种植户却能得到好的收益。附近的种植户都喜欢到雪山交易。中间商收益好的时候,一吨能赚60元左右,但有时不赚钱也要做。维持客户,要靠诚信,并不是笔笔生意能赚钱。   管绍刚从中间商进货,一吨马铃薯的毛利只有20元左右,除了打包、装车费,纯利润只有10元上下,要赚钱,全靠量支撑。   9月初,威宁马铃薯已大量上市,管绍刚一天的收购量达100吨左右,全镇的收购量达到300吨上下。因为有地磅过称,凭地磅打印单结账,收购商劳动量大幅降低,下车、打包、装车,都有相对固定的人员,雪山人从事马铃薯生意,分工上越来越明确,技术上个越来越专业。   下篇:产业如何抓   威宁农民在长期种植马铃薯的实践中,积累了丰富的种植经验。近年,政府部门因势利导,加大资金投入,注入科技要素,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,使传统的马铃薯产业脱胎换骨,得到了改造升级。   上世纪末,贵州省“脱毒马铃薯种薯温饱工程项目”在威宁等13个县实施。自2001年以来,投在威宁马铃薯产业发展的财政扶贫资金、信贷扶持资金、农户小额贴息贷款有上亿元,而因此“撬动”收益则达数十亿甚至超百亿元。仅去年,全县种植面积165万亩,产量超过270万吨,产值超18亿元。   今年,威宁种植马铃薯166万亩,据预测,产量大致要比去的增加3成左右。目前,马铃薯每公斤的收购价是1.1至1.3元,比去年有所回落,但业内人士分析,后期单价还会上升,甚至达到去年的价格水平。   马铃薯的产量和质量,与种薯密切相关。威宁建立了脱毒马铃薯种薯基地。全县种植的马铃薯品种繁多,有高淀粉型、低淀粉型、鲜食型、加工型、兼用型及早、中、晚熟等180多个品种。威宁,简直可称得上是一个马铃薯的“大观园”。   威宁通过整合资源,依托科研,建立了脱毒种薯繁育体系,并由县农技站牵头,由植保站、土肥站、种子站等分别负责各个乡镇的任务落实、技术培训等工作,全方位确保马铃薯种植规模和种植水平。   着重从播种、测土配方施肥、病虫害防治、贮藏等关键技术环节入手,结合新品种示范推广,形成标准化技术,加强马铃薯产业关键技术研究和示范推广。   全县每年举办丰产栽培示范中心样板5万亩以上,做到县、乡、村层层有样板。在样板点上大力推广脱毒种薯、规格化种植、双行起垄、增施钾肥或专用复合肥、防治晚疫病等综合配套技术,使各项技术组装配套、优势互补、共同作用,对提高马铃薯单产水平效果明显。   近年,县里的经销商、经纪人、农户成立了“威宁南方马铃薯专业合作社”等10多家马铃薯专业合作社或协会,他们在“外网市场、内牵农户、搞活流通”等方面,架通了产品走向市场的桥梁。   目前,“威宁马铃薯”已进入全国近半省(市)的马铃薯市场。威宁马铃薯的实力和名气是越来越大了。
上一篇:政府补贴助农机械化 下一篇:没有了